迟来的2020回顾

迟来的2020回顾

认真的回顾一下2020年的事项。2020年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及时在上海买房,眼看着疫情之后的房价一路上涨。第二后悔的是年中把基金抛了,错过了年尾的一波牛市,如果当时拿住了,总体的年收益率至少也有百分之40了。

工作上,业务开发的前景黯淡,这一年里有意识的驱动自己探索更多的边界,稀里糊涂的时候就多读书多学习,多看源码,于是年中开始,看了一些K8s的源码实现,自己做了一些分析,也入门了Go语言,做这件事目前没有很大的收益,但是个人很享受这个过程。本来想从事一下开源软件的开发,但是力有不逮,平时的业务压力太大了,真的是忙不过来。这是非常非常大的遗憾。

人的精力是非常有限且宝贵的,一年下来,可能最多也就看20多本书、做几个项目、学一些东西,在A上关注的多了,就没有足够的精力兼顾B。把时间线拉到十年、二十年,未来属于自己支配的时间也不会比当下更多了。这是时常让人感觉无力的事情。

这一年里,逐步学习摄影,学习光与影的基本概念、了解色彩表现的基本原理、了解摄影器材的基本概念,拿着相机和柚子一起到处游荡,把眼里的色彩、脑袋里的想象装进方寸之中,很有意思。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,一定要给自己换一个全幅,眼馋佳能R6好久了。什么时候才算是时机成熟呢,大概就是我的人像摄影技术登堂入室的时候吧。未来要去更多的地方,留下更多的光影人物,记录更多的生活点滴。

很多方面,摄影和写代码有一点像,艺术的表现需要基于对技术细节的深入理解,简单易达到的糖水片会让人腻,将想要表达的内容与美的形式结合,更让人印象深刻。任何作品,都必须有一个主题。

我自己有一个期望,希望博客能有一月一更的频率,并且要符合真诚、高质量的要求,最近两个月实话说懈怠了,不是因为别的,工作上的节奏打乱了我自己的节奏。回顾这两个月,感觉自己也是虚度了一样,工作上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,永远都是一时的,自己的生活才更加重要,这一定是一条绝不轻易逾越的法则。
又是一年虚度,
未来一段时间的目标:

  1. 搞钱
  2. 买房

西晋时,山涛入世,嵇康与他断绝关系,后来,嵇康被晋朝所杀,山涛举荐嵇康之子稽绍,对稽绍说“为君思之久矣,天地四时犹有消息,何况于人乎?”。故事的结局,是八王之乱里,稽绍为了保护晋惠帝,被叛军杀死,血溅帝衣。晋惠帝不忍血渍被清洗掉,对宫女说“此稽侍中血,勿浣也”。要知道,晋惠帝是“何不食肉糜”这句话的原创作者,是字面意思的智障,是八王之乱、永嘉南渡的始作俑者之一。
山涛、嵇康、稽绍在历史上的评价是有争议的。活在自己的价值观里,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,不违背自己的法则,最终成为各式各样的人,践行自己的处世哲学,是他们的共同点。
啰嗦这么多,我想表达的是,人的难题不在于要采取何种行动,而是在于想要成为何种人。
回顾工作的这两年,面对这个问题,我做的实在不好。

最后,2020年底,万青时隔十年发布了第二张专辑,很喜欢这首《山雀》。

发表评论